新冠的阴翳重新笼罩在亚平宁足坛上空,或许从未离开。意大利疫情已经迎来第四波,每日的确诊人数不断上升,而这样的数字也反映在意甲赛场上。截至1月2日,意甲已经有多达52人在这一波中招,其中包括球员、教练组和一线支意甲球队阵中都有确诊病例,而看似幸免的AC米兰和拉齐奥,也在前不久刚刚遭受新冠侵袭。

按照赛程安排,尤文在几天后就要在主场迎战与那不勒斯的焦点战,但比赛能否按时开踢又成了问题。一切似曾相识:2020年10月,那不勒斯客战尤文,球队大巴已经在前往机场的半路上,又因为当地卫生局的一纸出行禁令突然掉了头。那不勒斯起初被判0比3负,但在复核中成功翻盘,是为意大利足坛在上赛季的一大闹剧。

这一次,那不勒斯同样麻烦不小。因西涅和法维安鲁伊斯从新冠中及时转阴,但奥西门、洛萨诺和埃尔马什又中了招。即便如此,那不勒斯的问题,并不是球队凑不齐前往都灵的首发11人,而是球队的出行很可能会因为队内高比例的感染率,受到坎帕尼亚大区卫生局的限制。此前萨勒尼塔纳在客战乌迪内斯的比赛中放了对手鸽子,也是相同的情况。

那不勒斯的对手尤文同样未能幸免,阿图尔、平索里奥和队长基耶利尼都被感染。国际米兰这边,科尔达兹和萨特里亚诺之后,哲科的中招让小因扎吉相当头疼。舍甫琴科刚刚在“狮鹫”履新不久,在恶劣赛程的艰难开局过后,又遭新冠当头一棒,和他一齐中招的还有队长克里希托。情况最严重的还是萨勒尼塔纳,这支球队刚刚在12月31日晚上压哨找到了新东家,勉强留在了下半赛季的意甲,但球队目前有多达8名一线名球员。

这还没完。此前迪拜大规模爆发疫情,不少球员们选择在这里度过圣诞假期,而此前已经有数名其他联赛的名将在此中招。今年冬天,迪拜“环球足球奖”继续,意大利足球成了大赢家,不少球员也因此特意订了去迪拜的机票,其中包括领了最佳后卫奖的博努奇,以及劳塔罗、德弗赖、德利赫特和特奥等人。好在这些球员目前都没有被检测呈阳,看起来最坏的情况没有发生。

回到那不勒斯。从竞技层面上,斯帕莱蒂只有半支球队能用,他当然希望比赛可以延期,但按照规定,此种情况如果本赛季再次出现,等待缺席一方的很可能是0比3判负的惩罚。上个赛季的意甲曾经使用过一套比赛延期的相关规定:只要球队有13名一线队球员可以上场,且其中包括1名门将,就应当按期参加比赛,但如果在七天内有至少10名一线队球员中招,则可以将比赛顺延,每支球队仅限一次。

随着今年夏天意甲疫苗接种计划的实施,这一规定在本赛季已经不再适用。此外需要格外考虑的一个因素是,由于卡塔尔世界杯将在年底举办,下赛季的开始时间将会比往常更早,本年度的足球赛程格外紧凑,如果真的有比赛因为新冠无法进行,也很难找出空当进行补赛。

另一个问题与疫苗接种有关。从1月10日开始,意甲的球场观众容量重新从75%降低到50%,而球员们想要上场比赛,必须持有意大利政府认可的“超级绿码”。此前球员们只需要持有普通绿码即可比赛,不愿接种疫苗的球员们,也可以通过进行检测获取绿码,但“超级绿码”要求持有者必须接种疫苗,这意味着反疫苗的球员们,很可能无法参加意甲下半程的比赛!

好在意甲反疫苗球员的比例相当有限,尽管没有官方数据,但据《共和报》透露,有七家俱乐部保证麾下球员已经100%接种疫苗,其余球队中,一家俱乐部有多达五名反疫苗球员,另外两支球队各有三名。少数派里,尤文中场拉比奥对疫苗的抗拒众所周知,热那亚此前也有一个反疫苗球员,但球队已经因此在今年夏天将其出售,避免了可能的风险。最新的报道则显示,罗马俱乐部有一名主力成员同样拒绝接种。

《共和报》表示,反疫苗球员多数为外国人,特别是非洲和北欧球员:“一名球员私下里对我们表示,不接种疫苗是因为宗教原因;还有一名球员是‘妻管严’,他的妻子在网络上看到了一些内容,禁止他进行接种。”这当然是特殊时期的奇人奇事。但据意大利足协估计,意甲有98%的球员都接种了至少一针疫苗,远高于英超等其他联赛,比起意大利全境目前78%的疫苗接种率,也已经高出许多。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